1. <strong id="p1esy"></strong>

    東西問丨馬來西亞學者吳恒燦:不能忘卻“海上取經”的義凈

    分享到:

    東西問丨馬來西亞學者吳恒燦:不能忘卻“海上取經”的義凈

    2024年06月14日 20:4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社吉隆坡6月14日電 題:不能忘卻“海上取經”的義凈

      ——訪馬來西亞漢文化中心主席吳恒燦

      中新社記者 陳悅

      今年是中馬建交50周年。馬來西亞漢文化中心主席吳恒燦近日在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表示,回顧馬中千年交流史,唐代僧人義凈不能被忘卻。吳恒燦說,義凈在1300多年前從海路去印度取經,其間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地長時間停留。義凈留下的文字記載,不但記錄了千年前馬中交流的歷史,也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繁盛的證據,還為馬來西亞學者研究古代馬來西亞史提供了寶貴資料?!傲x凈的經歷、著作及所代表的‘和合精神’,至今為馬來西亞和許多東南亞、南亞國家重視;他作為馬中交流先行者之一,在建交50周年之際尤其值得我們紀念?!?/p>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義凈和馬來西亞有怎樣的淵源?

      吳恒燦:義凈是唐代高僧,公元635年生于齊州(現山東濟南)。公元671年,義凈從廣州出發,循海路赴印度求法;直到公元694年攜帶大量佛教經典返抵廣州。義凈通過《南海寄歸內法傳》和《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兩部著作,記錄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取經歷程,對所經東南亞各國的經濟、社會、文化、生活,地理環境都有詳細介紹。

    山東濟南的義凈法師銅像。張勇 攝

      這些著作不但在當時向唐朝人介紹了東南亞多個國家,也為我們今天研究東南亞歷史提供了重要參考。從這兩部著作可知,赴印途中,義凈曾在羯荼(古吉打王國,位于今天的馬來西亞)停留約5個月,再由此赴印度;公元685年,義凈從印度踏上歸途,于公元686年1月抵達羯荼,一直待到當年10月才啟程離開。此外,義凈在往返過程中,都曾在室利佛逝(位于今天的印度尼西亞)長期停留,總計達6年之久。義凈不但在馬來西亞,也在許多南亞、東南亞國家留下了自己的足跡,是中國與東南亞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

      中新社記者:義凈的經歷和其著作怎樣記錄了當時馬來西亞的社會、生活等,又如何記錄了當時海上絲綢之路商貿往來的景象?

      吳恒燦:義凈的記錄中多次提到羯荼,為后人留下了羯荼社會生活的諸多細節。例如,他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中的《玄逵傳》后所附《義凈自述》中寫道,“(羯荼)其所愛者,但唯鐵焉,大如兩指,得椰子或五或十?!边@就反映出當時羯荼民眾對鐵的重視,以及以椰子和鐵進行物物交換的經濟活動。我曾和檳城理科大學的莫達賽丁教授一起,探訪過吉打州的諸多古代煉鐵業遺跡,還曾親眼見到考古發掘出來的長約兩指的鐵礦石,和義凈的記載十分吻合,由此也可驗證義凈記載的準確性。

    吳恒燦在吉打州考古現場,其所手持考古發現的“兩指長”鐵石,和義凈的記載十分吻合。受訪者供圖

      此外,義凈還記錄當時羯荼民眾用大象來運平底小舟,從而將水陸運輸無縫銜接,充分展現了馬來西亞先民的智慧和當時商貿活動的活躍程度。我在考察義凈遺跡過程中,也曾在吉打州找到世世代代以大象運舟為業的家庭,成為義凈記錄的最好佐證。

      義凈在其兩部著作和他翻譯的眾多佛經之注釋中,記錄了自己的行程。如他在其翻譯的佛經《根本說一切有部百一羯磨》卷五注釋中記錄:“耽摩立底(印度古地名)即是升舶入海歸唐之處,從斯兩月泛舶東南,到羯荼國,此屬佛逝。舶到之時,當正二月……停此至冬,汎舶南上,一月許到末羅游洲,今為佛逝多國矣,亦以正二月而達?!?/p>

      從義凈的記載中,我們可以勾勒出當時海上絲綢之路商貿往來的圖景:中國古代商船可以不必等候季候風穿越南海,而是改道沿著扶南(越南)海岸線,扺達暹羅(泰國)北部北大年港口,將商品卸貨在特制的平底小舟上,這批小舟沿北大年河流,進入馬來半島東海岸內部,平底小舟再靠大象托運抵達馬來半島西海岸,再以水陸兩用小舟沿河到達羯荼碼頭,與來自西方波斯等地的貨船進行交易。

    吉打州布秧谷博物館展示的古代平底舟。受訪者供圖

      中新社記者:馬來西亞關于義凈的研究現狀如何?您是如何開始關注義凈,并積極推動義凈研究的?

      吳恒燦:義凈是受到當今馬來西亞乃至東南亞、南亞主流社會普遍尊重的歷史人物。

      早在2002年,馬來西亞教育部所頒行的歷史課本在描述古吉打王國歷史時,就曾引用義凈的記錄。隨著馬中關系的發展,義凈在馬來西亞越來越受到重視。2014年,當時的馬來西亞政府文化顧問正式任命我為義凈研究團團長,這也是我研究義凈的開始。近十年來,馬來西亞官方和學術界多次舉辦活動,推介義凈、研究義凈。

      今年初,馬來西亞國家團結部部長正式宣布,將于年中和中國相關機構合作主辦國際義凈大會,相信可以將義凈研究又推向一個新高峰。

      我自從開始研究義凈之后,主要做了四方面工作。

      首先,多次參加中國、馬來西亞等國舉辦的義凈相關研討會,交流我自己對義凈的研究成果。

      其次,積極推動馬來西亞和其他國家成立義凈研究的專門組織。目前,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印度、斯里蘭卡和泰國都成立了義凈研究小組,在當地積極開展義凈研究工作,并向普通民眾宣傳介紹義凈。

    吳恒燦組織考察隊,深入吉打州考察義凈當年的活動路線。受訪者供圖

      再次,組織考察團,從吉打出發,實地進行考察,既驗證義凈的記錄,也探尋義凈從吉打赴印度求法之路。上文所述對煉鐵、大象托舟等實地考察成果就是此次考察中所得。

      最后,結合各國義凈研究組織,籌劃出版義凈研究叢書,推進義凈學術研究;拍攝義凈相關影視作品和紀錄片,希望這位馬中交流重要先行者的事跡,能為更多民眾所了解。

      中新社記者:您在義凈研究中提出,要重視義凈所體現的“和合精神”。您認為義凈的“和合精神”體現在哪些地方?對當今中馬合作、交流有何借鑒意義?

      吳恒燦:義凈前往印度求法取經,本身就體現了文明交流互鑒的精神。同時,我在對義凈的研究中看到,通過義凈的記錄,展現了中國和古代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和平共處、友好互動,帶來了各國的繁榮發展。義凈于記載中所體現出的“和合精神”,即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精神。具體在馬來西亞而言,早年到達馬來西亞的華人和本地人通婚,他們的后代被稱為娘惹,并形成了兼收并蓄的娘惹文化。娘惹文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海外和合文化的范例。

      我們今天研究義凈,應該進一步弘揚義凈所體現的“和合精神”,“和合”既是今天馬中關系的最佳寫照,也是助力馬中關系進一步發展的精神財富。在當今世界地緣、宗教、文化沖突不斷加劇之下,弘揚義凈的“和合精神”對世界各國也都有重要的意義。(完)

      受訪者簡介:

      吳恒燦,現任馬來西亞教育部國家語文局董事部董事、馬來西亞漢文化中心主席、馬來西亞翻譯與創作協會會長、馬來西亞華語規范理事會委員長。馬來西亞著名語文學者,長期致力馬中文化交流工作。尤其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領導馬來西亞翻譯界將中國優秀文學作品和社會科學作品系統性翻譯為馬來文,包括中國古典四大名著、現代中國文學、社科文獻等,目前陸續翻譯推出的作品已逾百部。

    【編輯:黃鈺涵】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日韩精品欧美激情国产一区,国产亚洲人成网站在线观看不卡,国产欧美日韩看片片在线人成,欧美激情亚洲一区中文字幕

    1. <strong id="p1esy"></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