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p1esy"></strong>

    中新人物 | 劉忻:十多年后歸來,我更強大了

    分享到:

    中新人物 | 劉忻:十多年后歸來,我更強大了

    2024年04月30日 10: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網北京4月30日電(記者 任思雨)一把吉他,一個口罩,帶著同樣的裝備,劉忻再次“殺”回了長沙賽區,唱的還是當年的歌,身上的酷勁兒,也和13年前參加《快樂女聲》時如出一轍。

      “我的白月光回來了”,很多網友說。

      從偶像進化成搖滾音樂人,在30歲的末尾,劉忻再次回到了起飛的地方,原因依然跟夢想和音樂有關,“還是我想做的那件事情,但我覺得它變得更簡單了?!?/p>

      不過此刻,劉忻還在重新學習做一個“選手”,努力適應著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節奏。每天泡在練舞房的她給自己和隊員們買了泡腳桶緩解壓力,暢想著可以讓大家好好放松,結果一次都沒用上,因為每天練完回宿舍已是深夜,累到接盆水的力氣都沒有了。

      海報設計:徐洋

      Girl from 東北

      參加節目之前,劉忻反反復復篩選初舞臺的音樂,最后決定把《家在東北》《I'm the girl from 東北》和新專輯里《Red Light》重新編到一起。

      她知道,《I'm the girl from 東北》是很多老歌迷認識她的起點。但在這里,她想再做一次自我介紹,帶著13年后的新面貌,給那些沒有找到過她的新觀眾聽。

      劉忻《Girl from 東北(乘風版)》舞臺。來源:受訪者供圖

      2011年,《快樂女聲》長沙賽區50強初見面,劉忻即興創作了《I'm the girl from 東北》作為自我介紹,再后來,她又把這首歌唱到了全國總決賽6進5的舞臺。在那場血雨腥風不斷的比賽中,一輪又一輪PK下來,劉忻的人氣總是保持在斷層第一。

      而在不久前,這個北漂多年時常受挫的失意歌手,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徹底放棄音樂夢。

      上大學時,已經擁有不少原創歌曲的劉忻來北京闖蕩,自信滿滿的她什么規劃都沒做,結果發現,這里遍地都是和她一樣的人。

      之后,她在各種娛樂綜藝間輾轉,四處投遞原創作品,在焦慮中等待和尋找舞臺。中間也有過高光時刻——2007年,劉忻在“舞動音畫”選拔賽中拿到冠軍,前往韓國接受藝術培訓。

      但大半年后歸來,發過一首新歌和一支MV后,她再次悄悄隱回茫茫人海中。

      2008年,劉忻推出首支單曲《顏色》。來源:視頻截圖

      環顧四周,一同北漂的女孩大都已經轉行或步入家庭,只有劉忻還在斷斷續續地尋找通告,整天穿著厚重的玩偶服扮演吉祥物,那時她覺得,像有一盆冷水,一年一年地澆在她頭上。

      父母總安慰說,不行就回來開飯店,還有爸爸媽媽。但是,劉忻一直想要在他們面前爭口氣。最痛苦時,她對著沒接通的電話反復練習“媽,我可能要回家了”,但最終還是強忍了下來。

      就在這時,“快女”開始海選了。她覺得,這是留給自己的最后一次機會。

      原本目標只是闖到長沙賽區前三十的劉忻,開始感受到周圍越來越灼熱的目光,平生頭一次,有那么多人在她唱歌時給她鼓勵,她發布的一條微博,單是轉發數就已經高達700多萬。同時,她也經歷了有生以來最大的輿論洗禮。比賽變成戰役,背負著無數人的期待,她必須要勇往直前。

      最終,劉忻以季軍出道,成為萬眾矚目的超人氣偶像。她寫的歌被鄭重地錄進圓形唱片,發行的EP成為2012年公司唱片銷量冠軍。在當時出版的自傳里,她描述自己就像一個突然擁有了華麗水晶鞋的“灰姑娘”,魔法師就是她的粉絲們。

      2011年,劉忻在《快樂女聲》獲得季軍。來源:視頻截圖

      遺忘俱樂部

      但沒有人告訴這個灰姑娘,怎樣一夜之間變成一個能滿足所有人期待的完美藝人。

      在愛和鼓勵中走出城堡,劉忻開始面對大眾的嚴苛審視。那幾年,她不斷地參加綜藝、唱OST、出演影視劇,朝各個方向努力,卻越來越生出一種不真實感——她看不到“自己”了。

      安靜下來時,她開始思考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中學時組建三人搖滾樂隊的回憶涌上心頭,那種什么都不想、只專注音樂和作品的感受讓她著迷。

      有那么幾年,劉忻似乎淡出了公眾視野,“泯然眾人”“被遺忘的快女”成為一些文章給她的定語。實際上,她以個人名義發了3首搖滾單曲,和幾位老友組建的遺忘俱樂部樂隊,正在低調地成長。

      再度出現在大家面前時,她的標簽變成了搖滾樂隊主唱。那時,她進入另一檔樂隊綜藝的錄制,同時收到了《乘風破浪》的邀約。

      她很遺憾錯過了“浪姐”,里面有好幾位她的好朋友,她很希望能和大家一起留下難忘的回憶,但在那個當下,樂隊是她必須先要完成的心愿。

      劉忻在遺忘俱樂部巡演現場。來源:受訪者供圖

      遺忘俱樂部的名字來源于一部捷克老電影,它是一處隱秘的棲身之所,也是自己和世界的連接,每個人都可以自主地選擇遺忘什么和記住什么,樂隊的Logo也是一個通向內心的鎖孔,“做你生命的主宰”,這是劉忻想表達的。

      有一次,她翻看歌迷的考古時驚訝地發現,當年在長沙比賽,自己有個耳釘就是鎖孔的形狀,脖子上戴的項鏈也是一把吉他?!翱赡茏⒍四銜哌@條路,它只是一個時間早晚問題?!?/p>

      在搖滾樂里長大,在搖滾樂里重新找到自己的劉忻,開始釋放自己的滿滿能量。樂隊發了兩張專輯,全部由她作詞作曲,他們去到好幾個城市巡演,把熱情傳遞給臺下的新老歌迷。

      是時候了,她想給大家看看,一個狀態很好的自己。

      劉忻在遺忘俱樂部巡演現場。來源:受訪者供圖

      在《乘風2024》的初舞臺上,劉忻帶來了一首樂隊的歌《Red Light》,在她的解讀中,人的一生會來到很多路口,經歷很多次紅燈的等待,但那也意味著,綠燈馬上就會到來,新的開始就會到來。

      《I'm the girl from 東北》和《Red Light》,分別代表著13年前和13年后的自己,劉忻把她們同時放在舞臺上,想讓大家看看,一個女孩可以會有多大的成長和變化。

      下個路口見

      來參加節目時,楊天真問劉忻,對自己的人生有很清晰的規劃嗎?她斬釘截鐵地答:沒有。最終想要沖到第幾名?總共要上多少個熱搜?勢必拿下多少個商業代言?她全都沒考慮過。

      成團她是希望的,因為這樣可以演完所有的舞臺。一個稍遠一點的答案是,她想至少要成為一位搖滾奶奶,希望熱愛的音樂既可以是愛好也可以是終身事業。

      對當慣了經紀人的楊天真來說,這個答案不夠量化。但在這個階段,劉忻先不想去想那么多,就像當年組樂隊一樣,如果想做,那就去做。

      劉忻在遺忘俱樂部巡演現場。來源:受訪者供圖

      這種隨性一直延續到舞臺上。第一次公演前,劉忻主動選擇了一首甜美可愛的歌曲,一旁的何潔直呼她瘋了,她笑著說:但不覺得那樣很好玩嗎?

      到了自由組隊階段,其他隊長都在反復斟酌人選搭配,劉忻的想法是,只要有人來,那就一起玩。于是,范湉湉來了、王琳也來了、趙奕歡、苗苗都來了。幾個和甜美反差極大的姐姐,快快樂樂地組起了一個“7天速成可愛班”。

      和姐姐們在一起時,劉忻自認是一個“輔助型”隊長,她不想在舞臺上突出自己,每個人都有擅長的領域,她只是盡量多把自己的舞臺經驗傳遞給大家。而姐姐們的熱情也給了劉忻很大的正面回饋,大家全都對她“無條件信任”。

      劉忻、王琳、范湉湉、趙奕歡、苗苗《有你在》舞臺。來源:《乘風2024》劇照

      一公分別時,一位姐姐告訴她:“我現在斗志滿滿,我現在要在別的隊伍里不停地成長,等到最后的時候,我要回到我的隊長身邊去?!?聽到這句話,劉忻又落淚了,節目剛播幾期,她被鏡頭記錄下的流淚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

      這是“浪姐”帶給她的,不同于在樂隊之中的感受。這不是一個分工明確的舞臺,大家各司其職,將后背交給彼此成就一場偉大的表演。這更像一種專屬于女性間的關懷,那么多女人帶著各自的人生相遇,這些人生里有光輝也有泥濘,大家彼此觀看和交換,帶著成長與感激四散,然后,帶著遙遠的惦記在下個路口見面。

      對現在的劉忻而言,想做的音樂、想有的樂隊都有了,接下來就是去大膽嘗試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她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接住,并且享受人生中那些未知和意外。

      在十年前出版的自傳結尾,劉忻希望許多年以后,“芯片”們都能過得快樂。

      十年后,劉忻找到了新的自己,遺忘俱樂部里也多了很多新的身影?,F在她已經充好電,就像俱樂部門口亮起的霓虹燈那樣,向一切可能性發出召喚:我準備好了,歡迎光臨。(完)

    【編輯:于曉】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日韩精品欧美激情国产一区,国产亚洲人成网站在线观看不卡,国产欧美日韩看片片在线人成,欧美激情亚洲一区中文字幕

    1. <strong id="p1esy"></strong>